悦君汇app

苏蜜唇边露出笑意来,欣慰的看着嘉宝。

“可是,刚刚嘉宝也听到了,妈咪误会了我,我没有做错事哦。”

“妈咪,是这样吗?”

苏蜜笑不出来了,咬唇瞪了傅奕臣一眼。

她想说不是的,可对上嘉宝清澈的眼睛,苏蜜说不出谎话来。

“嗯,这次确实是妈咪误会了叔叔。”

“嘉宝听到了吧,叔叔是无辜的!现在叔叔好疼的,嘉宝觉得妈咪应不应该给叔叔道歉,并给叔叔包扎伤口?”

嘉宝眨了眨眼,看了看傅奕臣的手臂。

“妈咪,坏叔叔流了好多血,妈咪给坏叔叔包包伤口吧,这样坏叔叔就会原谅妈咪的。”

傅奕臣挑眉,“还不快过来,大人要以身作则,不然会教坏孩子的。”

见嘉宝睁着大眼睛,正看过来。

苏蜜只好站起身来,走了过去。

白皙00后女神网球写真

宋哲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将药箱放在旁边。

“把嘉宝带去旁边的游乐区玩儿会。”

傅奕臣吩咐宋哲,又冲嘉宝道:“叔叔的手臂吓人,嘉宝先出去玩儿会好不好?”

嘉宝乖巧的点了点头,宋哲忙牵着嘉宝的手,离开了病房。

苏蜜咬了下唇,不想和傅奕臣单独呆着,可是也不想嘉宝被傅奕臣的伤口吓到。

一迟疑,嘉宝就被宋哲带出去了,客厅就剩下她和傅奕臣两个人。

嘉宝刚离开,傅奕臣就一把环住了苏蜜的腰肢,将她带坐在了自己的腿上。

“啊!能不能不要总动手动脚的!”

苏蜜挣扎,傅奕臣双手环住了她,“乖,别乱叫,嘉贝还在里面呢,让孩子听到了不好。”

苏蜜,“……”

“今天吓坏了吧?”

傅奕臣见苏蜜不敢再出声,却埋头在她耳边,亲昵的蹭着,声音低缓。

一股热浪往耳廓里钻,男人的气息无处不在。

苏蜜浑身不自在,想起了傅奕臣在酒吧里的羞辱。

难道他是想在这里,当着她孩子的面再狠狠羞辱她一番?

“傅少,今天是我弄错了,太激动,误伤了傅少,请傅少原谅。有什么,能不能以后再清算,不要伤害我的孩子……求求了。”

苏蜜声音轻柔,带着妥协的哀求。

傅奕臣却骤然身子一僵,这女人将他想到太卑鄙了吧。

还是他之前真的过分了?让她以为他会在这里,当着孩子的面欺负她?

苏蜜浑身僵硬,戒备的很。

傅奕臣深吸了一口气,松开了她,“行了,处理伤口吧。”

苏蜜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傅奕臣,他这么轻易就放过她了?

“还不从我身上起来?再舍不得起来,我就不客气了!”

苏蜜忙站起来,“我给傅少处理伤口!”

苏蜜用剪刀剪开傅奕臣的衣裳,就见他结实的小臂上,好几道伤口,还有细碎的玻璃碴黏在上面。

血倒是不怎么流了,只是凝固的血一团团的,显得有些血肉模糊,很是狰狞。

“这女人,下手倒狠!我要是不躲一下,真往我脑袋上砸,啊?”

傅奕臣讥诮的扫了眼伤口,盯着苏蜜看。

苏蜜脸红了下,到底是她误伤了他,但是想到傅奕臣对自己做的,苏蜜又觉得自己这简直就是九牛一毛。

“我说过,谁伤了我的孩子,我就跟他拼命!”

听苏蜜这样说,傅奕臣突然嫉妒死那两个小不点了。

他口气也不好了起来,“两个父不详的孩子,也稀罕!”

“傅奕臣!”苏蜜怒目瞪向傅奕臣,说她什么都可以,她受不得人说孩子们一句。

“生气了?难道我说错了吗?知道他们的父亲是谁?”

傅奕臣盯着苏蜜,眯起了眼睛。

苏蜜不知为何,竟然有些慌乱,她低下头,取了镊子清理傅奕臣伤口上的碎玻璃。

一言不发!

她拒绝谈论五年前的那件事情,这是她五年来,对那件事的一贯态度。

像乌龟一样缩在厚厚的壳中,逃避着。

“苏蜜,五年前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?告诉我!”

“这和没关系吧,傅少!”

苏蜜手一抖,镊子直接戳在了伤口上。

傅奕臣浑身一绷,“嘶!谋杀亲夫啊!”

苏蜜脸一红,见戳过的地方,血立马流了下来,她手忙脚乱的去拿棉签,闷声道:“谁让嘴贱的!”

“我就是问问五年前发生了什么,女人,难道不记得嘉宝和嘉贝的父亲长什么样子了?”

苏蜜脸色苍白,本就是难堪的经历,偏被他连番提起,就像是结痂的伤口,被一点点的剥开。

“我为什么要记得一个强奸犯!”

“强奸犯?所以,那夜是被一个男人强迫了?”

傅奕臣眼前闪过梦中的情景,他很沉迷,然而身下的那个女人好像并不享受。

所以,梦境中的女人,真的是她吗?

早在五年前,他就强要过她?

“能不能别再问了!这和到底有什么关系,傅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婆了!”

苏蜜泄愤的将碘伏倒在了伤口上,伤口受到刺激,傅奕臣一下子捏紧了沙发扶手。

“当然和我有关系!”

“有什么关系?”

苏蜜抬头,诧异又狐疑的盯着傅奕臣。

因为我就是口中那个强奸犯啊!

傅奕臣抿了抿唇,却开口道:“现在是我的女人,五年前的事情我当然也要弄清楚。”

“傅少,是失忆了吗?”

没有失忆,怎么能将自己是他的女人这样的话,说的如此理直气壮。

傅奕臣却抓住了苏蜜的手,“我没有失忆!我只是后悔了而已。在别墅说的话,我要收回。我不放这女人走,也休想再离开!”

苏蜜简直难以置信,傅奕臣到底在犯什么疯!

这样自打脸的话,完不像是从骄傲的傅奕臣口中说出的话。

“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我要回到我的身边,继续做我的女人!”

傅奕臣一字一顿的说着,音落,他一把扣住苏蜜的发髻,堵住了她的唇,狠狠的吻住了她!

这个一个重新宣誓主权的吻,带着强势的气息,冲击着苏蜜的神经和头脑。

火热的像是要点燃她,霸道的像是要吞噬她。

苏蜜的唇顿时就被吸允的红肿麻疼,她愣过之后,挣扎起来。

可她的力量,对他来说,还是那么微弱,可以忽略不计。

焦急之下,苏蜜一把按在了傅奕臣的伤口上。

“嗯!”

傅奕臣闷哼一声,迫不得已松开了苏蜜。

“这女人,谋杀亲夫,还上瘾了?”

苏蜜按了一手的血,见傅奕臣疼的脸色都白了,她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“活该!谁让总是动手动脚的。”

“又不是没亲过,怎么那么小气。身上那里我没碰过?现在就是亲亲而已,这女人激动什么!”

傅奕臣靠在椅背上,禁不住略勾着唇,用言语占便宜。

苏蜜的脸瞬间涨红,她豁然站起身来,“我找护士给包扎!”

傅奕臣却拽住了她的手,“不行,这样,一会儿嘉宝回来,我和嘉宝说了!就说她的妈咪是一个言而无信,并且知错不改的无赖!”

苏蜜,“……”

“跟一个五岁不到的小女孩告状,傅少可真是有出息。”

“我是一个注重结果,不计路径的人,反正不怕教坏孩子,就去找护士吧,像嘉贝嘉宝这么大的孩子很容易教坏的。”

傅奕臣悠悠然的说着。

“无耻!”

苏蜜只好又蹲了下来,傅奕臣手臂上的玻璃已经清干净,苏蜜用棉签沾着碘伏消毒。

“喂,说真的,回到我身边来吧。”

头顶又传来傅奕臣的声音,苏蜜翻了个白眼,理都不理他。

“真生气了?先前明明是这女人做的过分,过河拆桥,也拆的太彻底了!我傅奕臣就没被这么戏弄利用过!”

“所以,我这么可恶,傅少就不要抓着不放了,丢掉不好的,才会遇到更好的!”

苏蜜伸手去拿止血药,云淡风轻道。

“!”

从前他也没发现这个女人,如此会气人啊。

好吧,从前是这女人有求于他,故意装的乖巧。

他要学着适应她的新面孔。

深吸了一口气,傅奕臣才道,“现在我的眼中,就是最好的!”

苏蜜一怔,抬眸看向傅奕臣。

四目相对,傅奕臣的眼睛中闪过笑意,怎么样,感动了吧。

“傅少是不是发烧了?这么一点伤口,难道这么快就感染发烧,还烧糊涂了?”

她说着抬手就去摸傅奕臣的额头,她是真觉得傅奕臣不清醒。

他今天的反应太不对劲了!

“发什么烧!才发烧呢!”

傅奕臣平生第一次对女人说甜言蜜语,那个女人非但不领情,还觉得他发烧了。

他顿时就黑了脸,简直要被苏蜜气死。

他一把抓住了苏蜜探过来的手,狠狠捏着。

“哎哟,疼,疼,松开!”

“不松,疼死!”

苏蜜,“……”

“到底要怎样?傅少,如果是失忆了,请不要当我也失忆,ok?昨天才差点将我活活烧死在厂房里,现在又说我是最好的?”

蛇精病的世界,请恕她真的无法理解。